关注更多官方信息

我的位置:首页 > 天津 >正文

天津蓝天队员:六张面孔,六个故事!

2021-07-25来源:天津支部生活网    作者:   编辑:王秉文

关键词:孟盼盼郭文俊姜旭救援

新乡牧野区栗屯桥灾民转移现场的天津蓝天六名队员,身上有着所有奔赴河南水灾一线救援队伍的影子。

战时,穿上蓝天色的制服,就是生命的拯救者,共赴山海,面对灾难,义无反顾;平时,淹没在熙攘人群中,就是普通的你我他,简单平淡,谈起生活,各有幸福。

“兆龙”姜旭:每次都要把队员一个不落的带回

80后的姜旭高高壮壮,笑起来眼睛迷成了一条缝,带着羞涩和腼腆,“能把我拍好看点吗,我现在的样子让爸妈看见,他们会担心的。”

虽然几天没有时间和父母联系,对家的牵挂是姜旭的第一反应。爸爸患有慢性病,身体很不好,姜旭不知道爸爸的药还够不够吃,平日有时间都是他去买药给爸爸送过去,但出来抢险,他无法顾及了。

姜旭是个退伍军人,在部队中练就了强健的体格和全面的救援技术,军人的经历更给他留下了严谨、担当的责任感,在他的意识中,救死扶伤、勇于担当就是军人的本色和一生的使命。

加入天津蓝天救援队的初衷很简单,这是一只帮助人的志愿者队伍,在灾难面前,每一点力量都是重要和可贵的,志愿者团队把每一份力量汇聚在一起,他愿意成为这个团体中的一员。

能力强、技术全面,姜旭成为天津蓝天救援队的队长,出任队长后,他背负了更大的责任,队员的培训、团队的凝聚力、每一次救援的成功,还有每一个队员的安全,就像妈妈每一次的嘱托,要把队员一个不落的全部带回。

救援的紧张、对队员的担心、救援成功后的成就和每个队员安全的放松贯穿着每一次救援的全过程,这次的新乡救援结束了,姜旭短暂的轻松感只停留了片刻,下一站去那里,下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半日”韩志强:老婆的网名就是我的名号

没事的时候,韩志强爱笑、爱开玩笑,说起话来总是先笑一下,额头上会抖起皱纹。

谈抢险的时候,却又变得惜字如金,每个字都要反复斟酌,仔细考量,脸上也会一本正经。

“纪律不是用来妥协的,这是严肃的事情,决不能出现问题”“队伍的事一句都不能多说,个人的事你可以随便问”。

韩志强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在天津移动工作,有着电信工程师的严谨和天津人的幽默。

“和老婆请假,最多只能出来半天,”队友们替他解释名字“半日游离”的来历。

韩志强心里则很清楚,“其实老婆还是很支持我出来救援的,那就更要听她的话。”每次出来参加抢险,他对老婆、父母关心的回报就是——发微信报平安时都是只有两个字“安全”。

原因在于,第一时没有时间看手机,更重要的是,每次出来危险都随时随地,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这些还是轻的,可以和家人“撒谎”掩饰过去,而失去通信联络时让家人担心才是队员们最不想见到的,“你和他们说得越多,越会显露出你在哪里,家人也就能判断出你的危险,所以你就简单回复安全两个字最好。”

抢险的时候,韩志强总是把手机套在手机防水袋里,挂在脖子上,虽然基本没时间看家人的各种信息。

“糖果”孟盼盼:能把我P的白点吗?

7月24日下午6点,新乡市牧野区,夕照强烈而刺眼。在横跨共产主义渠的栗屯桥上,孟盼盼躲在救援车的阴影后连续吃了3根火腿肠,喝了2罐红牛,这是她今天吃的最舒心的一顿饭。“不算太饿,中午时候还吃了一个包子。”更重要的原因是,队员返回了,心可以放下。

“能把我P的白点吗?越晒越黑了。”看着记者举起的相机,孟盼盼第一句话,是不想让家人看到被晒得黝黑的自己。

这是个来自天津蓝天救援队的90后,是六名队员中年龄最小的,也是队伍里唯一的女生,在整个救灾现场,也是不多见的女抢险队员。连续几天持续救援,脚下是积水汪洋,头上倾盆而下的暴雨和高照的烈日轮流招呼,想保护好皮肤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

每天只能睡3、4个小时,时刻面对可能出现的险情,孟盼盼和队里的老大哥们一样面临着水患的考验。

2020年10月,孟盼盼加入了天津蓝天救援队,奔赴河南暴雨灾区,是她第一次跨省区执行重大抢险救灾任务。

当其他队员们驾驶橡皮艇一次次冲向深水区往返转运群众时,孟盼盼在队伍里负责后勤、联络、协调等任务,“隔一个小时左右都要和后方回复一下信息,报告一下队伍的情况,免得后方担心”。但通信不畅,信号中断,总有不能及时联系上的时候。最让她着急担心的一次,4名队员顶着暴雨和泥石流,抬着一名200多斤体重的灾民,从凌晨2点到8点多,始终无法取得联系,到了10点队员才回到联络点,彼此见面。

作为护士,孟盼盼随身带着血压计和简单的药品,为队员以及群众量血压,做应急身体检查。24日上午,刚刚救助的一名50多岁阿姨,在水中2、3天没有吃饭,低血糖,浑身发抖,孟盼盼第一时间为她采取急救措施,补充能量。

平时,孟盼盼在一家民营医院从事护士工作,每天面对临产妈妈和出生婴儿的喜悦,在灾区,更多是救出遇险群众之后的欣慰。

孟盼盼老家在山东,来天津工作生活几年,在平时也面临着房子、户口、孩子上学这样的难题,在灾区,想的就变成了怎么多救出一名群众,怎么让大家放心。

队友们都叫孟盼盼“糖果”,希望生活像糖果一样甜。

“铁柱”郭文俊:没有他修不好的机器

天津蓝天在牧野区抢险的6名队员中,郭文俊黑黑壮壮,外号是“铁柱”,但这还不是他最大的特点。

会修理各种机械设备才是郭文俊的绝活,每次救援,他都随身带着一套专业的维修工具,气泵、补胎工具、工具箱里面有130种的组合套装,在队友的眼中,救援设备这一块“没有他不会修的”。

除了自己队伍的机械设备,共同参加抢险的其他队伍,遇到设备机械问题,都会想到他。

“老郭帮忙看一下,机器不动了。”23日,外地救援队的一艘橡皮艇上20马力的本田“外机”突然趴窝,在水中进退不能。经验老道的老郭过去一看,发现不是机械事故,而是混合气浓度过高,发动不了。插钥匙、打开关、大油门、排空气,郭文俊一气呵成,马达重新运转起来。

从小对机械感兴趣,还从事过机械加工制造,让郭文俊对抢险救灾的各种机械设备烂熟于心,在他眼里,所有的设备都是共通的,“7岁开始玩航模,只要掌握了运行原理,操作、维护起来都不难。”

1979年出生的郭文俊,是队伍里唯一的70后,早在2009年,就加入了天津蓝天,已经有了12年的救援经历。

他的记忆中,最早参加行动是在天津大港救助东方白鹳,第一次跨省执行大型任务是参加雅安地震救灾。郭文俊胆子大,很少有害怕的时候,但在天水泥石流事故抢救伤员的时候,经常会鼻子发酸。

24日一整天,郭文俊所在的这条船,进进出出,先后救出来近200名灾民。“这次来河南参加抢险,是加入蓝天以来,遇到灾民最多的一次,一定要救出更多灾民。”除了眼下的转移灾民,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休息的时候,还在琢磨着告诉灾民,被水浸泡过的房屋要检查加固后才能返回。

从2009年加入天津蓝天,郭文俊已经坚持了十二年,期间队伍越来越专业,队员们越来越多,也有人来了,有人走了,而在他心里,是骨子对这项工作的热爱,才坚持了这么久。“每次出来前都要和老母亲说一声,免得她担心。”

“坦克”赵海山:当过兵,还没女朋友

从橡皮艇上下来的时候,赵海山一口气喝了3瓶矿泉水,又往头上浇了半瓶,可惜的是,水在太阳下晒了一天,喝进肚子的时候也是热的。

身高一米八,体重134斤,赵海山有着标准的身材。作为此次天津支援河南抢险救灾的第一梯队成员之一,他的称号是“坦克”,这一称呼,来自于当过装甲兵的历史。

2014年鲁甸地震,赵海山看到灾区状况,萌生了做些什么的想法,2016年正式进入了天津蓝天,5年的抢险经历,平时的水上打捞,山地救援早已经驾轻就熟。

23日,赵海山和队友们救出来一名百岁老人,这也应该是此次蓝天救援队救出的年龄最大的灾区群众。

一片汪洋的灾区,因为要长时间在水里,救援期间,赵海山总是穿着潜水专用的湿衣,“这样可以保持体温,能在水里呆更长的在时间。”

虽然叫坦克,有着无穷的动力,体力也有透支的时候。在郑州荥阳抢险时,赵海山和队友们完全是靠着双手将一名伤员抬出危险区域,因为路被冲毁,4公里的路程,整整“挪”了10个小时,对于一分钟可以做100个俯卧撑的他来说,那次体力真是透支了。

对于抢险救灾,水里火里,赵海山都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难度,最大的难度是,怎么才能找到女朋友?

“小康”康亚雄:4岁学游泳在水里泡了16年

“水上搜救是我的专长。”1989年出生的康亚雄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4岁那年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开始学习游泳,一直到20岁,在水里泡了16年。

参加蓝天救援队后,更是无数次和水打交道。“我对水不恐惧,这点自信还是有的。”在他看来,游泳技能对于水上救援只是提升效率的一个因素,作为一名好的救援队员,更需要的是经验、装备以及最重要的团队配合。

虽然刚过30岁,但康亚雄已经有了10年以上的救援经验。2010年,大学还未毕业时就加入了蓝天救援队,毕业之后从事消防相关工作,还是与救灾联系在了一起。

在队伍中,康亚雄给自己的定位是“做好辅助工作”,就和打游戏一样,不是冲在前面打打杀杀,而是做好配合,做好加血。“一个团队更是这样,有分工,有主次,有配合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

7月25日,河南暴雨灾害的救援工作仍在进行中,对于天津蓝天的6名队员来说,战斗还在继续。